愛物瑣記——風雨過后又啟航

時間:2018-2-19 23:03:02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品網  

法國印象派大師卡米耶·畢沙羅的代表作《啟航》

  年近正事消;還有不到半個小時日子就翻到除夕了,窗外爆竹聲此起彼伏,年味不由說地在濃,為了喜歡“愛物瑣記”的讀友們,我命令自己不管怎么忙或因他事擾心懶得動筆,都得乖乖坐下來伏案跟大家聊上兩句,順便拜個年。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萬順、幸福、安康,日子過得紅火!

  新的一年開始,代表著我們的人生新的啟航,本篇我特意選出法國印象派大師卡米耶·畢沙羅(1830——1903,亦被西方美術史推為印象派之父)的代表作《啟航》來寫。

  該畫畫于1903年,也就是大師對印象的理解達至化境之時的作品。畫面所展示的層次就一個“松”字,可言美到讓人無語!象牙塔里的藝術珍品最能說明人類創造美好的能力,技能要求里有緊看緊學緊作,而派別不一的人,像印象派這一支,便似足了中國畫的寫意,唯寬看寬學寬作方證明做到最好。

  印象派里的佳作最奪人心之處乃印象的勾勒之筆很簡,使人極易產生單純的直觀。簡筆一疊加,領人進入的就是一個斑駁的世界。由于一切是繁復中現簡,簡中又不失所表的內涵,讀其自然就有了教人費思而顧的追思。《啟航》尤具這一魅力,觀其后往往才下眉頭又上心頭,似乎讓畫里那艘即將遠渡的航船要永遠開在讀者的心海……

  眾所周知永不言棄是一切成功的前提。“卑微而巨大的畢沙羅”是小畢沙羅僅9歲、印象派另一個重量級大師保羅·塞尚(1839——1906)對老師的評價。愛爾蘭著名作家喬治·摩爾(1852——1933)和畢沙羅在19世紀70年代末同是巴黎蓋爾布瓦咖啡館的常客,以一個職業作家的敏銳如此描述畢沙羅——沒有人能比他更善良。他們的老師于勒·勒費弗爾不是一位繪畫大師,但他(雖然還不到50歲,但他的胡子和頭發已經花白)始終傾聽學生的意見,肯定他們的看法,平靜地加入談話。

  喬治·摩爾曾說:“我追逐自己的思想,猶如孩子追逐蝴蝶。”了不起的人總是能以自己的獨特發現他人的獨特,不然他不可能這么看待畢沙羅。

  除了塞尚,連克勞德·莫奈(1840——1926)、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1841-1919)、保羅·高更(1848-1903)這些印象派里的大人物的成長都深受畢沙羅的指導和影響。高更還正兒八經是他的學生。1889年他還計劃收留才走出瘋人院的文森特·凡·高(1853-1890),是妻子的反對他才放棄了在常人眼里這么干是難于理解的事。但他還是沒有舍棄對這個晚輩的關心,直至和凡·高的弟弟提奧一起把凡·高送往瓦茲河畔奧維的加奇醫生家。

  以我的認識和心得,凡有志向的人都活得很不容易甚至是過得很苦。畢沙羅的父親是個富商,1852年時畢沙羅是一個收入較高的商業職員,兩年后他的商業收入已非常可觀,但他為了畫畫,他對這一年是這么總結:“我斷然拋棄我的一切,前往卡拉加斯。從此,我和資產階級生活方式一刀兩斷!”到了1859年,畢沙羅因與母親的女仆朱麗相愛同居,家里自然是反對,無效后給他斷了資助。當時他的畫又賣不出去,為了養家,他甚至無奈地去當油漆工。朱麗為了分擔他的辛苦,也不得不下到田里去做農活。人類在歷史演變的進程中有很多感人的事例,我最贊許的是求真愛付真情之后對愛盡到責任的所有付出。畢沙羅對他酷愛的繪畫如此,對他鐘愛的女人亦如此。

  法國最偉大的作家之一的埃米爾·左拉(1840——1902)早在印象派的標簽還沒出現的19世紀60年代末就在寫畢沙羅的文章里這么去肯定:“他站在一片大自然面前,以描繪嚴峻寬廣的地平線為己任,這一切形成一種我無法理解的史詩般的壯闊。這種真實比夢境還要美妙。”尤其看過畢沙羅1867年創作的《雅萊山,蓬圖瓦茲》后,左拉更動情地稱贊:“他是我們這個時代三四位大畫家之一。他的筆法堅實粗放,有大師的傳統。這樣美麗的畫幅只能出自一個誠實者之手!”這雙誠實者之手更難得的是在1874年伸給了一直被沙龍這一藝術主流組織拒之門外的莫奈等一大幫不完全走傳統之路的藝術家們。在他的積極幫助和籌備下,從1874年至1886年間,共舉辦了8次最終被西方美術史承認印象成派的聯展。值得一提的是,莫奈是最先提出搞獨立展覽跟沙龍進行對抗的人,卻在頭3次展覽失敗后,在1879年印象派籌備第4次展覽之時,莫奈最終向沙龍屈服,把作品拿到了沙龍的展上,退出了印象派團體。莫奈這一走,加劇了團體內部長期不被世人所接受的困惑、彷徨所造成的不和及分裂。正是由于畢沙羅對自身要走的路有近似于真理的篤信,加上他為人品質的溫良、寬厚,待人如親,才使大家逐漸又團結在一起并有了相信明天的動力。

  印象之作的總體觀感是既唯美又厚重,我看著它們常想,是怎樣的愛讓它們形成這么直接而美麗?!

  畢沙羅是唯一參加了屬于他的派系全部8次展覽的人。2011年他的弟子塞尚1893年創作的《玩牌者》賣了2.5億美元;2014年他自己1897年創作的《蒙馬特大道,春曉》賣了近兩千萬英鎊;2015年他另一弟子高更1892年創作的《你何時結婚》賣了3億美元;這3項紀錄說明了愛一但被回報,所有付出必像金子般足赤!

  愛若不能長久,世間就沒一種價值值得銘記(我這一對愛的領悟大家以后若轉發請在微信里注明是張振宇語錄。謝謝!其實“愛物瑣記”里有不少我的語花、語錄,我一直認為認識、領悟皆為公器,大家在標明出處后請盡管用吧)。

  到了今天,難免有人會說,可惜這些大師們享受不到這些美好!

  但我想懂得去愛的人一定不會這么想。真正去愛的人,如投入火里的木柴,絕不懼成灰,它要的只是盡情燃燒的痛快!

  以錢過日,適量即可。以錢筑夢,多多益善。轉之能力;普通能者,醉于日常。心承夢者,為藍圖非不盡畢生力量絕不罷休,其享受的是投身的酣暢,自以苦為樂,世界文明多由此輩創造耳!

  大過年的,本欄前稿又事隔1年,我以此畫跟大家致以新春的問候和續寫新篇希望大家能喜歡。實在太忙了,加之本欄的網頁不知怎么搞的總難以打開(去年上的《大道而成的勝景》點擊量的嚴重下滑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好像是階級敵人在搞破壞似的也極大地影響了我伏案的熱情,文章少寫了真是對不住大家!我喜歡清靜,不玩微信、微博,不然注冊一個公眾號來發稿倒是利索,但實在不忍心和網站的一幫好兄弟揮手告別懇請大家見諒!我跟畢沙羅大師不一樣之處是我不會畫畫,相似的地方是我們都足夠善良、謙遜、熱情、厚道和智慧;愛藝術、愛家人、愛人間,在此,真心希望用他的畫和我的文字給我們美好的生活再添進一點美好的元素。


盧德卿之子張振宇2018.2.14子夜起筆
2018.2.17 18:32完稿于家中南窗下

  數天前,友人寫了一篇《藝路漫——張振宇》的文章,用很長的篇幅落墨于他編的一本《曾宓西湖》向我征詩的逸事,文中賣了關子,沒把我的詩介紹出來,讓讀友買他此書去自行查找。其該文引來他人問我詩是怎寫?為此我把《曾宓西湖》拿出拍片,置在《啟航》圖片之后以答。

  關于我這首《結夏攬西子》,9年前友人編書時讓一位詩社老學究把我的第一句“我自孤山向下看”改成“夏登孤山覓新詩”,雖說后三句沒動,但我跟他說題目不是有一個覓字了嗎?寫詩就是由心而覓,干嘛還要把這個字擺出來?!你請的人若真把我的詩改妙了我謝謝你們,改成這樣明擺是丟我的人,你要印上書就別動我的原文,非要動就別上了。最終他依了我,一番爭執之后我們回復文人相親,都是大老爺,哪有什么說不開的。

  在我的處世哲學里,遇事讓人三分,四海皆兄弟,凡事寬看總是貼妥的。真正的牛人,是實現天下安樂為己任,把自己的能耐用以推動社會進步的人。做不到這兩點,多蒙騙世人而牛,也僅不過是一時的跳梁小丑罷了。

  回說我那詩,為讓一些讀友易以讀透,全詩、釋文如下:

結夏攬西子

我自孤山向下看,

無盡荷紅扶綠柳;

人間多有萬頃水,

眼前澄波最千姿。

  我站在孤山放眼一望,西湖秀色好醉人地盡收眼底。不遠處荷花盛開,白堤上柳綠喜人;最為迷人的是,順著白堤直看過去,那柳條隨風,像極了一個酒后搖步走在堤上的佳人。由于堤邊兩旁盡是荷花,形成的景致如同身著花衣的丫環侍在兩旁扶著主人,教人好不艷羨而感動(看來我要在這“柳浪聞鶯”近白堤的一處給人間天堂的杭城補上“荷紅扶綠柳”一美曰了)!人間美湖其實不少,但此時我眼前的西湖實在把江南太多的婉約集于一身,對著它腦海里還不斷閃現著與之關連的逸聞、美談,自是比別的美湖更具風采了!

  詩文會了意,題解起自就不難:7月荷花開時西湖最芳艷,當然是與夏日相邀去會它了。其如西施,美讓魚沉雁落,只覽多難盡情;一把把它抱來,攬入心懷用心而讀,才叫快哉!


振宇2018.2.18 17:10又記


《啟航》局部一


《啟航》局部二


《啟航》局部三


《啟航》局部四


《啟航》局部五


《曾宓西湖》一書


《曾宓西湖》圖頁一


《曾宓西湖》圖頁一局部


《曾宓西湖》圖頁二


《曾宓西湖》圖頁二局部


張振宇先生收藏的愛爾蘭著名作家喬治·摩爾的犢皮紙精裝毛邊簽名書。限量750本,此為第463本。


喬治·摩爾一書內頁一


喬治·摩爾一書內頁一局部

在线视频播放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