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滾動新聞> 正文

《雜劇西游記》發現之旅

時間:2019-7-27 15:55:39  信息來源:收藏快報 達森/四川

  作為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記》,早已家喻戶曉,人人樂道。但在《西游記》成為小說出現之前,還有一部在元代編寫完成的雜劇《西游記》,則少為人知,普通讀者幾乎聞所未聞。

左圖:《雜劇西游記》,日本東京1928年2月版,影印原書首頁圖版,圖下標注原書板框尺寸;右圖:《雜劇西游記》,日本東京1928年2月版,鹽谷溫跋

左圖:明代萬歷刊本《楊東來批評西游記》版畫插圖之一,內容為“鐵扇公主斗悟空”,此為《雜劇西游記》影印版畫之一;右圖:明代萬歷刊本《楊東來批評西游記》版畫插圖之一,內容為“唐僧施念緊箍咒”

  其實,對于《西游記》早在元代甚至宋代即被搬上舞臺,有過演出劇本的這一史實,不僅僅是“普通讀者”對此所知甚少,當年即使如王國維、胡適、魯迅這樣的大學者,因無從得見這部雜劇《西游記》,很多學術研究都還只能停留在“大膽的假設”層面。他們翻遍了各類中國古籍,所得的不過是一系列的揣測與輯佚而已,大家都認為,這部雜劇確實是失傳了,只能是存目待考了。

  在天一閣、也是園等各大藏書樓中轉過一圈的中國學者,又遠渡重洋到東鄰日本訪書,這部雜劇《西游記》卻始終未見蹤跡。據胡適寫于1923年的《西游記考證》一文,可知直到1915年,“羅振玉先生和王國維先生在日木三浦將軍處借得一部《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影印行世。此書凡三卷,卷末有‘中瓦子張家印’六個字。王先生考定中瓦子為宋臨安府的街名,乃倡優劇場的所在,因定為南宋‘說話’的一種。書中共分十七章,每章自有題目,頗似后世小說的回目。書中有詩有話,故名‘詩話’。”

  雖然還是沒有發現雜劇《西游記》,可這部類似于小說《西游記》“祖本”的南宋古本,還是讓以胡適為代表的中國文學史研究者們興奮不已。胡適因之簡明地得出結論稱:“這一本小冊子的出現,使我們明白南宋或元朝已有了這種完全神話化了的取經故事;使我們明白《西游記》小說——同《水滸》《三國》一樣——也有了五六百年的演化的歷史:這真是可寶貴的文字。”那么,既然小說《西游記》“祖本”在東鄰日本找到了,雜劇《西游記》應該不久也會“現身”了吧。對此,中日兩國學者都持樂觀態度,他們滿心期待。

  然而,就在胡適這篇《西游記考證》完稿四年之后,國內時局動蕩、兵爭四起。1927年,中國戲曲史研究的開創者王國維投水自盡,著名藏書家、對中國戲曲也頗有研究的葉德輝忽然暴斃身亡;中國學者們的“取經之路”似乎越發漫長晦暗起來,關于雜劇《西游記》的探索與研討也一度沉寂。與此同時,在東鄰日本,葉德輝的日本弟子鹽谷溫(1878—1962),卻正在日本皇室書庫里如饑似渴地查閱各類中國古籍,大有求取“真經”之意。

  1928年2月11日,日本東京康文社印刷所一部樣式別致的線裝書印畢裝箱,封面箋條上寫著“雜劇西游記”字樣。翻開書封,統共只有87頁的內頁中,竟有25頁都是珂羅版圖片,皆是由中國古籍翻拍印制的。第1頁圖片的古籍書影頭兩行,寫著“楊東來先生批評西游記卷之一,(元)吳昌齡”字樣,僅僅就這兩行字,足以令剛開始看著書封簽條《雜劇西游記》還滿肚狐疑的中國學者震驚了!

  事實上,這是一部由鹽谷溫校點的雜劇《西游記》排印本,排印內文之前的25頁珂羅版圖片是由明代萬歷刊本的《楊東來批評西游記》翻拍的。鹽谷溫在日本皇室書庫中尋得的這部明版《西游記》(今藏日本宮內廳書陵部),正是中國學者尋覓已久、久未得見的雜劇《西游記》。雖然是明代中期印制的版本,但由于其內容是元代雜劇《西游記》劇本,實在是彌足珍貴,實屬鳳毛麟角。

  由于明代萬歷刊本的《楊東來批評西游記》為世間孤本,且長期秘藏于日本皇室書庫之中,中日學者尤其是中國學者少有人知。應當說,此書漸為后世學者所知并加以研究利用,皆賴這部鹽谷溫的校點排印本。雖然無法影印原書的全部內容,但此排印本還是影印了原書首頁與末頁,以及書中所有的版畫;并于影印首頁標注了原書精確尺寸“界長六寸六分,幅四寸五分五厘”。影印圖版之后再附以鹽谷溫對原書的校點文本(冠名為“雜劇西游記”);此舉不但可讓讀者基本了解原書風貌,也確為研究者提供了便利。書末附有一篇鹽谷溫的跋。

  300余字的鹽谷溫跋,首先簡述了秘藏于日本的這部中國戲曲古本版本源流,點明了以王國維為代表的中國戲曲史早期研究者都未親睹此書的事實。這一事實無可否認,鹽谷溫所談及的此書版本源流,中日學界也基本認同至今。接下來,鹽谷溫又談到師從葉德輝,及對葉與王皆先后于1927年暴亡的痛惜。并稱其將“游禹域”,“而師友既亡,曲海茫茫,誰從問津?持贈此書,以質于博雅君子云。”這說明,他即將在訪華行程中,攜帶這部校點排印本,與中國學者交流切磋。

  就目前已知文獻查考可知,鹽谷溫確于此書正式出版之后不久,于1928年2月23日,在上海與魯迅會面。當時,這部《雜劇西游記》面世不過10余天,發現者與校點者鹽谷溫迅即跨海會晤中國學者,速度可謂驚人。且據《魯迅日記》當天記載“遇鹽谷節山,見贈《三國志平話》一部,雜劇《西游記》五部。”一次性竟贈書五部,想盡快將發現雜劇《西游記》的訊息傳達給中國學者的那份迫切,由此可見一斑。

  此后,鹽谷溫還曾多次訪華,與中國學者多有接觸。訪華期間,鹽谷溫曾將此書贈送過哪些中國學者,雖不可確考;但吳梅、孫楷第等學者極為重視、關注此書確是事實。如吳梅1936年7月17日日記中有載:“日本鹽谷溫,以新出版《西游記》見贈,明晨擬修函謝之。”此簽贈本至今尚存于私人藏家手中,據稱扉頁題有“吳梅先生惠存,昭和十一年六月,東京弟鹽谷溫拜呈”字樣;書中鈐“吳梅度曲”“吳霜厓藏書”印。

  此后不久,孫楷第更發表《吳昌齡與雜劇西游記》一文,據鹽谷溫的校點排印本,對現存文獻中的西游記雜劇予以通盤考察,得出“現在所見的楊東來評本西游記雜劇不是吳昌齡作的”之結論。孫氏此文與鹽谷溫跋文中的基本觀點一致,只是因其為長篇論文,故而闡論更詳,考證更精。

  孫楷第扼要表述了雜劇《西游記》歷來的稀見與寶貴,以及中國學者對鹽谷溫校點印行此書的欣喜。此時,離《雜劇西游記》初版已經整整十年過去,中國學者據此而出的研究成果開始初露端倪。

  孫楷第的研究表明,鹽谷溫發現的雜劇《西游記》雖然極其珍罕,雖然確實冠以“(元)吳昌齡”的作者署名,但通過種種考證表明,此書仍不是元代雜劇原本,而極可能只是明代初年楊景賢的作品。所以,追尋元代雜劇《西游記》原本的歷程,并未結束,還當繼續。近一個世紀過去了,元代雜劇《西游記》原本至今還未被發現,仍讓中國學者與讀者們莫名期待與感慨。

更多
在线视频播放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