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頁 共3616

清初畫壇名家王概《江山臥游圖》

時間:2019-7-27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周安慶/江蘇南京


  魏晉南北朝時期,我國玄學思想有了較大發展,傳統山水文化的內涵意蘊因此更加豐富。據南朝《宋書·隱逸》載:晉末隱逸高士、南陽涅陽(今屬河南)人宗炳,性好山水,嗜愛遠游,“西涉荊、巫,南登衡岳,因結宇衡山,欲懷(古人)尚平之志”。但因病返回江陵(今屬湖北),故而嘆曰:“老疾將至,名山恐難遍睹,唯當澄懷觀道,臥以游之。”凡生平游蹤之處,“皆圖之于室”。他常對人說:“撫琴動操,欲令山水皆響。”之后便開始出現以觀賞繪畫,取代真山真水出游的愉悅雅舉,引得不少畫家紛紛以“江山臥游”為題材,淋漓盡致地圖畫自然、闡發情思,進而實現言志緣情、暢神娛人等創作初衷。

  明太祖朱元璋奠都南京后,在南唐城址的基礎上重新擴建明代城墻。金陵北郊一帶人煙稀疏,水清樹茂,頗富山野幽趣。城北神策門外的大壯觀山(今紅山)、幕府山、燕子磯,更是聞名遐邇的形勝佳境,不少文人騷客尋訪探幽,詩畫吟詠不絕。展現在讀者面前的《江山臥游圖》絹本設色畫卷(縱26.7、橫273.5厘米,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就是清代畫家王概的山水畫代表作之一,所表現的正是清初南京城北至燕子磯一帶郊野的春日風光。

  王概(1645—約1710)為清初秀水(亦作繡水,今浙江嘉興)人,字東郭、安節,長期寓居古城金陵。他是詩人方文的女婿,嘗與程遂、龔賢、李漁、孔尚任、周亮工等當時名家交游往來,學識受益匪淺。王概畢生崇尚自然,孜孜不倦,主要依靠鬻畫、課徒等為生,因為甘于清貧,堅不仕清。他擅長山水、花鳥畫,亦善書法、篆刻和詩文。山水畫遠紹五代、宋人的筆墨意韻,深得當時“金陵八家”魁首龔賢之畫藝真諦;中年以后開始自具繪畫風貌,技法表現比較全面,為承續“金陵八家”畫風之佼佼者。所作大致可分為逸筆寫意和細筆寫實兩類,尤以雄渾蒼健氣格取勝,不過有時尚顯蘊藉不足之缺憾。除有《畫學淺說》著述問世外,王概還編繪有《芥子園畫譜》,對后世畫家影響頗大。

  現就讓我們一起遠離塵喧,悉心欣賞王概的《江山臥游圖》畫卷(見圖):但見春回大地,萬物復蘇,金陵城北山巒丘壑,連綿起伏,樹叢錯落,蒼郁蔥秀。一條山徑橫貫于清爽恬靜的畫面中,溪水潺潺,歡歌流淌,臨水人家、軒閣棧道雜處其間。一位長衫戴帽老者執竿欲跨石橋,瞬間轉身召喚,另一稚童快步尾隨其后。兩人一路蹀躞北行,伴隨著步移景換而心隨物遷,恬淡閑雅的踏游情致撲面而來,好不悠然自樂。臨近大江南岸,被譽為“萬里長江第一磯”的燕子磯突兀挺拔,危巖嶙峋嵯峨,磯上亭臺聳立,崖下一舟子撐篙行于水中,船上另有兩位士人寄情山水,賞玩不盡。江水東流,風帆啟行,淡遠的天空輕靄迷漫,畫面雖盡而余韻猶存。畫家于卷尾款識:“江山臥游圖。庚午(即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禊月(注:即三月),學巨然畫法于莫然水檻,為老年道翁屬教。繡水王概。”并鈐陰、陽文印各一枚:“王概之印”“安節”。值得一提的是,該畫卷引首、卷中和尾跋上,還有晚清文人宣鼎、清末民初文人易順鼎、姜筠的題筆落墨,卷上還鈐有“山飛泉立草堂”等鑒藏印三方。

  王概在《江山臥游圖》畫卷的創作中,主要采用俯瞰視角和散點透視法入畫,以“平遠”和“深遠”法構圖,筆墨工整細致,聚散疏密巧妙,點線面塊和諧統一;所作設色清新秀雅,寫實質感比較強烈,頗為貼近自然春色。樹木草叢以花青、花綠、赭石、墨筆勾染,鹿角、蟹爪、雙勾、點染等技法兼而有之;中、近景山石多以水墨、淺絳等墨色勾皴敷染,相對比較細密,遠山則以石青、淡墨濕筆輕抹,較好地拓展了深邃悠遠的圖畫空間。山石的分坡走向和肌骨紋理,除以南唐畫僧巨然的披麻皴表現外,還有龔賢的積墨法影子,另以點筆有序提神。整幅畫面清幽脫俗,氣韻生動,情景交融,意境雋永,呈現出畫家內心縱情山水的隱逸之趣,十分賞心悅目。

  值得一提的是,宋人張舜民嘗云:“詩是無形畫,畫是有形詩。”中國傳統山水畫雖然屬于主體性追求,所表現的是畫家胸壑中的山水意境,但人們在觀照自然、臥游畫中的同時,也是主客觀之間的相互作用和有機交融過程。昔人崇尚的“江山臥游”雅舉,應目會心,暢神感懷,頗具仁山智水韻味,大大地豐富了中國傳統美學和山水畫的本質內涵;從中直尋妙悟“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審美意境,更是一種人生姿態或理想追求!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如今人們神游于王概的《江山臥游圖》畫卷中,昔日金陵郊野的旖旎風光盡收眼底;在此盡情審美、放飛心緒,不禁聯想起“元代四家”之一倪瓚的詩吟禪境:“一畦杞菊為供具,滿壁江山作臥游。”真可謂是神情滌蕩,心馳遐想。向往自然、體味人生,如此陶冶情操的“臥游”情味,能不讓人怡然萬分、流連忘返?

  
在线视频播放免费网站 清初畫壇名家王概《江山臥游圖》-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