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收藏家王度:中華民族文物不能落外國人手中

  

  依約到臺灣著名收藏家王度家里訪問。一進門,記者一下子就“傻了眼”,只見近百平方米的客廳,除了一條通往內室的小道,一塊十來平方米的地方擺著沙發茶幾招待客人外,其余地方都放滿了他收藏的物件,大至黃梨木古董家具,小至茶壺、扳指,上下相迭,應有盡有。

  “里面也滿了,實在是太多了,整理也整理不過來,干脆就這樣堆放著”王度邊招呼著記者邊說。

  問王先生大概有多少收藏品。王度說:“大約有五萬多件,三十多個門類,放在這里的只是一部分”。記者估摸著,若全部陳列出來,足可開一個大型博物館。

  臺灣知名收藏家黃健亮曾評價說,“王度的紫砂雜項收藏堪稱海內第一”。

  年近七十的王度出身將門,看起來腰板依然挺直,頗有乃父之風。有人說他是“壺癡”,有人說他對收藏刀劍的癡迷絕不亞于茶壺。

  王度說,他對收藏的喜愛幾乎是與生俱來,十幾歲時便迷上集郵。從此一發不可收。

  自臺灣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后,王度便負籍留學美國,先是白天上課,晚上到餐館打工賺取學費。后來,他索性自己開起了餐館,一家一家地開,直到擁有七家連鎖店,為日后做大收藏打下了一定的經濟基礎。

  雖然經營餐館十分繁忙,但并沒有影響王度的收藏愛好。他常利用餐館下午兩點到五點的空檔時間,到古董店去逛,見到好東西就收。日積月累使他的收藏開始初具規模。其中又以刀劍類最為可觀。

  臺灣知名收藏家王度在臺北家中與他收藏的文物在一起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王度邂逅了后來他口中戲稱的“害人壺”——陳鳴遠款“束柴三友壺”,從此開始了他和紫砂壺二十余年的不解之緣。

  據王先生介紹,有一天,他在紐約的古董市場看上了六把大陸“文革”期間外流的宜興古壺。

  “當時我對紫砂壺尚無深入研究,并不知道陳鳴遠是誰,只是覺得這批壺的造型古樸,壺質溫潤,基于不忍中華文物流散異域的想法,花了六百美元買下了這六把宜興古壺。不久后在香港的茶具文物館中才無意間發現,原來陳鳴遠竟是清初收藏紫砂壺的大家,這使我想起那六件宜興古壺中,有一把是將松、竹、梅三種材段束成壺身的束柴三友壺,底款就有以楷書精刻的陳鳴遠三個字”。王度說。

  后來,這把束柴三友壺被專家鑒定為是最早的宜興紫砂壺,已傳世四百多年,世界上現僅存兩把。

  一九八四年因老父年事漸高,也出于落葉歸根的考慮,王度用三年時間逐步結束了在美國的餐飲事業,將資金帶回臺灣,除了買住房,就把剩余的銀錢投入到紫砂壺的收藏中。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只要是造型、做工、胎質達到水準的,王度幾乎是來者不拒。“手頭有一千元,就敢買一千五的”,入不敷出,以房抵押也在所不惜,以致有人稱他為“壺瘋”。

  這也是他戲稱那把束柴三友壺是“害人壺”的原因。經過二十多年,他收藏的各種名壺已達到上千把。

  “我一旦喜愛上一種東西,就會瘋狂地展開收藏,總要到有系統了,才肯罷休”!王度說。

  回臺灣定居后,王度有了更充裕的時間從事文物收藏,他的愛好也更趨廣泛,從刀劍、紫砂壺到古鏡,再到鼻煙壺、如意、扳指、帶鉤、帶扳、漆器、西藏文物、玉器、家具等等,多達三十多類。他自己也因“身經百戰”成了眼光銳利的鑒賞家。

  如今,王度已出版了十四本收藏品珍藏圖冊,每本分門別類,選藏品三五百件,期能永遠留給后世。

  王度曾在一本圖冊的自序中說:“臺灣比我富有的人太多了,但像我四十年如一日,愛文物的人并不多,因為大家不知道中華文物之美,世界之最”。

  縱橫文物收藏四十余年的王度,不知曾為收藏某件珍品而有過千辛萬苦的執著,然而王度也有著通達和愛國、愛民族的收藏觀。

  他對記者說:“再珍稀的寶物也都是暫得于己而已,今天我手上的各種文物,千百年來不知經過了多少人的寶玩,我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過客,我的收藏主要以中華文物為主,將來這些收藏不管如何處理,有一條一定得堅持的就是,屬于中華民族的文物,就應留在中國,不能落到外國人手中。”說這話時,王度語氣鏗鏘,眼光堅定。

  欣慰的是,目前除臺灣外,香港和大陸都留存有他收藏的作品。就在北京大學慶祝建校一百零六周年之際,王度將他精選的三百余件收藏品,包括西藏文物、帶鉤、紫砂壺、暖爐等提供給了北大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作長久性展出。

  “想想老天已對我太厚愛了,讓我擁有過這么多的寶物,我真希望有更多的人,參加到保護中華文物的行列中,讓我們為老祖宗留下的寶貝盡一些心力吧!對我而言,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我心足了”。這是王度的自白。

  為此,他雖年事漸高,仍常穿行于兩岸。



來源:中新社臺北

  
在线视频播放免费网站